栖霞汽车网

当前位置:

女子喜欢关灯老公喜欢开灯那夜老公竟叫朋友代替了他

2019/11/09 来源:栖霞汽车网

导读

叶妍桐看程奕寒强势的决定,也不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是白说,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一样的。蓝辰看叶妍桐并没有坚决的推延,知道自己没有送叶

女子喜欢关灯老公喜欢开灯那夜老公竟叫朋友代替了他

叶妍桐看程奕寒强势的决定,也不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说了也是白说,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一样的。

蓝辰看叶妍桐并没有坚决的推延,知道自己没有送叶妍桐的机会。

他也看出叶妍桐对程奕寒有了不一样的心思,由于她看他的眼神总是那末的专注。从始至终,她都没有那样的看过他。

“叶妍桐,那我们先回去了,路上当心点!”蓝辰轻轻的跟叶妍桐说着。

程奕寒斜睨了他一眼,他是洪水猛兽吗?还路上当心点,他会吃她?就是要吃了她,也关他事吗?

“谢谢你,蓝学长!”叶妍桐的心不由1暖,有多久?没得到过这样的关心了。

蓝辰不再说什么,看了叶妍桐一眼,才向电梯方向走出。

冷柯和杨硕文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走吧!”程奕寒看了一眼懦懦站在那里的叶妍桐。

叶妍桐怯怯的跟在程奕寒的后面,害怕他又平白无故的发公子哥的脾气。程奕寒特地的放缓的了脚步等着叶妍桐,看上去就像两个闹情绪的小情侣一样。程奕寒带叶妍桐来到地下的停车场,打开那黑色宝马的车门,让叶妍桐先坐进了副驾座,然后绕过车头坐进了驾座,一溜烟的开出了停车场,车里沉寂的气氛压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程奕寒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招,心有些甜蜜也有些忐忑,他有些不自在的打开了音乐,那流畅轻快的音乐瞬间和缓那气氛。刚刚还一脸冷酷,生人勿近的样子,竟然抿着嘴角笑,幽黑的瞳眸目不斜视似的望着前方的路况,然而眼角的动作却泄露他的目的。他偷偷的打量着叶妍桐,只见双拳紧握,交叉的放在膝盖上,那纤细的小腿微微曲折着。瘦小的身子靠在椅背上,纤细而滑嫩的颈脖没有戴任何的饰品,圆润的下巴,不点而朱的小唇,小巧而挺直的鼻梁,长长的睫毛,水淋淋的杏目,弯如月亮的眉毛,搭配在那白里透红的脸蛋上就像一个不识人间的烟火的仙子一样美得炫目光彩,耀眼人间。程奕寒终究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一见钟情,也知道了一见钟情的滋味了,麻麻的,酥酥的,心里乐滋滋的,看见她就像吃了蜜一样的甜。只见她微微侧着头望着窗外那快速倒退的树木和建筑物在五彩缤纷的霓虹灯下令人眼花缭乱,程奕寒不禁咕哝到:“窗外的风景有我好看吗?”

然而正想得出神的叶妍桐并没有听到他的咕哝,她依然看着透蓝的车窗上的影子,浓黑的剑眉,英俊的五官员,略微的看一眼就让自己心神荡漾,本来自己根本不是花痴一样的人,可是自己今天晚上的心跳是加速了,从来不知道原来对一个的心动是这类感觉,看见他呢,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好像一不注意它就会从心口飞出来一样,不看见他又感觉心里空荡荡的,总觉得缺欠甚么,浑身的为自在,叶妍桐守着那颗异动的心,怕程奕寒发现她对他有了心思。自己一个孤儿,无权无钱,又无家势,他一定不会看上自己的,今夜的举措只不过是他的绅士行动。

想到了这里,叶妍桐压下了心里的那股颤动,告知自己,要把那刚刚发芽爱情深深的埋在心里。程奕寒见叶妍桐久久的看向窗外,不言不语的,都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了,“叶妍桐,窗外的风景真的很好看吗?”

“哦,程学长,你刚才说什么呢?”叶妍桐拉回心思却没有听清楚程奕寒说什么。可怜的程大帅哥,他的魅力有待考察了。

“叫我程奕寒或奕寒也可以,最好是寒,三个你只能选一个,”程奕寒火冒三丈或者是死不有脸的,那有第一见面就叫那么的亲热的?还‘寒’呢?恶不恶心啊?

“可是------”叶妍桐没想那么多,只是沉得叫奕寒有些不妥,又不是情人,叫得那末亲密会让人误解的。

叶妍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程奕寒打断,“没有什么可是的,如果你还想在帝都上班的话。”十足十的威胁利诱让叶妍桐闭上了她的小嘴,她还没有想到他凭甚么那样的威胁他。

她转过头又看向窗外突然发现两边的景物不是回学校的路“程奕寒,你是否是走错了车道呀!”叶妍桐只好选一个最感觉不那么亲热的名字叫着。

“什么走错了,这条道我还没你熟悉不成?先去吃消夜!”

“哦,”叶妍桐放下不安的心,“可是学校马上就要关校门了呀!”

“放心吧,不会把你关在外面的”程奕寒笃定的讲道。不一会儿,亮丽的宝马停在夜街的一角,给繁华而热烈的夜街带来了一丝不协调的突兀。

叶妍桐没等程奕寒给她开车门,兀自的下了车。

程奕寒刚好转到车头,看见叶妍桐已经下了车,英俊的脸庞像六月的天气一样,刚刚还晴空万里的,现在却乌云密布:“你是否是觉得我最最少的绅士风度都没有啊。”叶妍桐感觉挺委屈的,明明就不是很熟嘛,再说了这么点小事不会就伤了他的自尊了吧!叶妍桐看着他沉下去的脸,“我没有,只是觉得……”叶妍桐他着他愈来愈黑的脸,赶紧转移了话题,“我们准备吃什么?”

程奕寒看叶妍桐那张像小狗讨主人喜欢的小脸,微微仰望着他,“卟哧”一声笑了起来,煦暖的阳光又普照大地了,“走吧,我带你去吃牛肉面去!”

真是长不大的孩子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叶妍桐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不过,下不为例了,要不然我会狠狠的惩法你的哟!”程变寒带了点戏谑又带了点认真,他盯着叶妍桐的眼神却让她心里发毛,幽黑的瞳眸像小孩子看见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一样带着欣喜。

他所谓的惩法一定会不同寻常的,“我一定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的,”叶妍桐在心里提醒自己。

叶妍桐跟在程奕寒的后面,看着热烈的街头,街边各式各样的小吃摊边都坐满了客人,大多像自己一样的年轻人,还有很多的情侣手牵着手,边走边吃着手中的麻辣窜,有的像稀松平常的喂着男朋友吃着,1脸甜蜜的说着情侣间的话,热闹非凡的街头让人的心情也愉悦而火辣直起来。

程奕寒走在前面尽量的放缓了脚步,叶妍桐还是没有跟上,总是慢半拍的跟他的后面,程奕寒有点火大的拉起叶妍桐的小手,微凉的小手沁着程奕寒的心脾,柔柔的,软软的,滑滑的,很舒服,他心中有着莫名的惬喜。

叶妍桐正游望着五花八门的人群,突然小手被一只温热而厚实的大手给紧紧的握住了,小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神色自若的程奕寒,白皙的小脸刷的一下红透了,“手牵着手不是情侣间才可以有的事吗?他们俩个乃至连朋友都还不是,只是学长学妹的关系而已,他不觉得有点……”叶妍桐想到了这里,赶紧的抽动自己那纤细的小细,可是小手在他那略显粗糙的大掌下却纹丝不动,无可奈何的叶妍桐也只好由着他了。见叶妍桐不再挣扎,程奕寒如春风般的笑容越来越大,大得差点把那英俊的脸都快撑破了。一路牵着手的两道身影,引来无数情侣的羡慕和观望,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温顺贤淑,小鸟依人。

程奕寒带着叶妍桐走到街尾的一家面馆,面馆门边垂着五颜六色的小彩灯,从两扇写着‘拉字’的玻璃门看去,店里的景物一目了然。纯朱红色的圆形桌子和同系色的配套椅子,米白色的墙壁,每个桌子上摆着一束着塑料的百合花,拉开玻璃门,叮叮噹噹的铃铛声就响过不停,一位风韵尤存的中年妇女迎了出来,“哟,小寒啦,这么晚了还没吃饭?”阿姨笑得和蔼可亲的看看他们紧紧相握的手:“小寒,你女朋友?”认识程奕寒都有十几年,从未见他牵过那个女孩子的手,那这一个能让程奕寒牵手的女孩子一定很特别,看她温顺恬静的样一定跟小寒绝配,柔能克刚千古不变。

“是,我女朋友!”

“不是,阿姨,我不是他的女朋友。”两人异口异声的说,程奕寒理都不理叶妍桐说甚么,竟直向她们介绍:“我奶妈,张阿姨!”叶妍桐红着小脸尴尬小声叫了声“张阿姨”。程奕寒看叶妍桐通红的小脸,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但却仍不放过她的介绍道:“张阿姨,这是我的女朋友!”叶妍桐见仍旧这样的介绍,喜孜孜的心如吃了糖一样在心里漫延着,但是看见张阿姨那张笑得花枝乱颤的脸,羞涩的抽出了她的小手,程奕寒放开浑身不自在的叶妍桐,顺便帮她拉开椅子,“张阿姨,给我们来两碗牛肉面!”

叶妍桐坐下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说甚么好。程奕寒在她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慵懒的双手抱着头靠边椅背上,伸直了双腿,他的腿太长了而桌子太小了,他不小心碰到叶妍桐的小腿,两人都颤抖了一下,叶妍桐缩了一点脚,程奕寒感觉到她快速的动作,心中有丝丝的不满,也扬起逗弄她的心思,他黑眸微动,把腿又往前伸了伸,小腿故意的磨擦了叶妍桐一下,叶妍桐像被触电的又退了一点。

看她惊慌的模样,程奕寒轻轻的笑了起来,他不再逗弄她,估计再逗她,她会立即跳起来。他的小猫咪也太纯情了吧!估计初吻都会是他的,想到这里,他心里乐滋滋的。

程奕寒也懒得动的维持那样的姿式没有变,只是幽黑的眼瞳更加的深黑了,却染着浓浓的喜悦。

叶妍桐心弦高蹦的缩着小腿,双手紧紧的攥着放在膝盖上,紧张的心像小鹿一样乱撞着,低垂着头不敢看对面的程奕寒,他不知道他是成心的还是无意的。

一会儿,张阿姨就用托盘端了两碗牛肉面过来,看着这俩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张阿姨放下放了好多牛肉的面条,轻笑一下,“你们慢慢的吃,我先去忙去了?”

程奕寒碗里的牛肉全都往叶妍桐碗里挑,动作温顺而没有点的不自在,好像老夫老妻一样的自然。

叶妍桐看见娴熟的动作,忍不住咕哝到:“当我是猪啊,还往我碗里挟!”

“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肉!”程奕寒像有千里耳一样,这也能听见。叶妍桐这次学聪明了,“我这哪里是瘦啊,这是苗条,你懂不懂欣赏啊,再说了,我瘦不瘦与你有甚么关系呢?”不出声在心理腹黑着,程奕寒要知道她这样的不知好歹的腹黑自己估计要气得吐血而亡。叶妍桐不再理他,她确切也饿了,下午在咖啡厅打完工,由于时间关系只是随意啃了一个面包就赶往‘帝都’了,叶妍桐来者不拒的吃着那香喷喷的牛肉面。程奕寒优雅的吃着面条,时不时的看着对面的叶妍桐。叶妍桐毫无所觉的呼呼的吃着面条,单纯而不做作的模样深深的感动着程奕寒的心,暗暗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她成为自己的女朋友,不管她到‘帝都’工作是为了什么,他都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的。可是伤害她最深的却是他,致使她远走他乡长达五年这久,这是后话来的。

叶妍桐在程奕寒频频的注视下吃完牛肉面,满足的打着嗝,不再在意程奕寒那微带嘲笑的脸,嘲笑就嘲笑吧,反正她是真正的饿了,再说这张阿姨煮的面条真不是盖的特好吃。

程奕寒那哪里是嘲笑啊,他那是满足的笑容,看见她吃得饱饱的心里就溢满了幸福的感觉。程奕寒放一张红色大钞在桌子上,就拉着叶妍桐喊了声:“张阿姨,我们先走了!”没等张阿姨的回应他们就离开了。

这时,外面的街道略显冷清,却还有三三两两的情侣不时在小吃摊边吃着小吃。微凉的清风让叶妍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程奕寒相想搂着叶妍桐走,却始终没有行动,他不想把她给吓跑了,他知道让他牵着她的小手,已经是她现在最大的极限了,心急那能吃得了热豆腐呢,要慢慢的来,不急,来日方长嘛。程奕寒只好稍稍加快了叶妍桐能跟上的脚步向停车的方向走去。等叶妍桐上了车,程奕寒把车内的空调调高了一点。

叶妍桐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哇’惊叫了起来。

“怎样了?”程奕寒被她的惊叫声吓了一跳,着急的转头问道。

“天啦,已经过了门禁一个小时了,惨了,该怎么办呀?”

程奕寒看着那惊慌失措的脸,甚觉可笑,这也值得惊慌,看来刚才给她吃的定心丸呢还不够。程奕寒镇定自若的开着他宝马,2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校门口。叶妍桐坐在车里看着紧闭的校门不知如何是好,只见程奕寒走到保安室跟那大叔说了两句,那大叔就鞠躬的拿着钥匙给他开了车门。

叶妍桐真的很好奇他是怎样跟保安说的,居然很恭敬的开了校门让他们进去。

“程奕寒,你跟他说什么?”

“我说,我跟女朋友兜风兜晚了。”

“你胡说什么?”叶妍桐就知道他不会真的告知她,像他这类有钱的富二代,遇着这样的事,不都是用钱解决的吗?她根本就不相信他所说的,他这样说只不过是在调侃她而已。

其实,程奕寒真的是那样说的,程奕寒,哪个保安不识,除非他不想在这个学校呆了,可以装着不识。他走过去说一声,只是因为太晚了,保安关了校门在哪里微打盹,没有看见他的车开了过来。

叶妍桐或许是孤儿的原因吧,她没有多少的安全感,也不完全的相信人,特别是陌生人。

程奕寒勾唇一笑,没跟她争。

见程奕寒没回答她,叶妍桐就真的以为程奕寒不是那样说的。既然他不说,她也就没再问。

程奕寒开着比乌速还慢的跑车,轻轻洒洒的在校园内穿梭着,寂静的夜透着丝丝的凉意。

他没有把叶妍桐直接送到宿舍,而是把车开进了专为那些达官显贵家的孩子们准备的车库。一排长长的车位,各自彰显着自家的显赫。这叶妍桐也有所耳闻,那些都是班上同学闲谈时的热中话题,而她们聊得最多就是这‘三剑客’。对于,程奕寒她早闻其名,只是不见其人。今天所见,果不其然,他真的是众多女生中的黑马王子,由于常运动的缘故,他的肌肤不如蓝辰的白净,而是性感的古铜色,据有心人士说,这类肤色的男人最魅力,由于有一种能让女人幸福的安全感。

叶妍桐轻轻一笑,就连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她都为他的魅力倾倒,怦然心动。

程奕寒的‘魅力’深厚啊!

她笑了出声。

“叶妍桐,你笑什么?”他开车进车库的动作很好笑吗?

“没什么!”

程奕寒没再追问,管她笑什么?只要她高兴就好。

程奕寒没有转弯抹角的直接开了车库把它停好。

叶妍感叹着,这位置好得太离谱了吧,估计校董的车位都没有他的好。叶妍桐猜对了,校董的车位是这里面最差的,好的都留给了他的学生。因为,学样还要靠他们的家族多多的支持。

他不能不你姿态的熊样。

这次叶妍桐学得很乖,她像个乖宝宝一样坐在车里,她可不敢私自的下车,免得又惹得他乱发脾气,他说的狠狠的惩法可不敢去尝试。

程奕寒看她正襟危坐的样子,轻笑了一下,他还真有点希望她不要那么的乖,他才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不过,对程奕寒来讲,机会随时随地都有,他只是不想吓着她后,让她以为自己是色狼而阔别他。那样,他真的得不偿失!

他开了车门,让她下了车。

“程奕寒,谢谢你送我回来。太晚了,我先回宿舍了。”叶妍桐轻轻的说着,对他有一种不舍的情绪在于滋生。她知道那是为何,她陷了进去,第一次见面就陷了进去,她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程奕寒随手的关了车门,锁都没有上,“我送你。”

“要送吗?不用了,你宿舍就在这里,来回的麻烦?”叶妍桐说得很实在,他的宿舍就在车库旁,而她的宿舍最少徒步得走5分钟以上,而且这么晚了也没那必要那末麻烦。

“太晚了,我送你!”程奕寒坚持,这么晚了,他怎么会让1女孩子单独的在夜间里走,而且他有私心,他不想这么早跟她分开,能跟她多呆一秒他都是开心的。

他那种雀跃的心情从牵上她的手那一刻起,从来没有消停过。叶妍桐不再坚持,对于程奕寒的体贴,她的心暖得如艳阳高照。

程奕寒仍旧牵着她的小手,昏黄的夜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紧紧相握的手显得那末的和谐和温馨。程奕寒牵着叶妍桐的小手,穿过那满是花木的小道。程奕过时把步伐放得比蜗牛还慢,叶妍桐任由他牵着自己的小手,微低着头,看着自己和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很稳,很慢,彼此都是希望这样的路程永久的走不完。

两个修长的影子,因为灯光的斜照渐渐的堆叠在一起,程奕寒的把叶妍桐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就如两个心一样,终究合二为一。

他们就这样在静谧的夜空下,闻着怡人的花香,带着欣喜的心情,一步一步的走着属于他们的人生旅途。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在那满是花草灌木的后面坐着一个孤独落寂的人。

蓝辰从‘帝都’回来就守候在这里,想把自己的爱恋在今天晚上告知她,他怕她会被程奕寒给捉足先蹬了。他望眼欲穿的看着小道的尽头,等了将近两个小时却换来了这类结果,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后悔着,不该让她坐他的车回来,他应该强势一点的把叶妍桐带走的。

虽然他知道他的强势没有用!程奕寒不会给他那样的机会的。

看着他们手牵手的幸福样子,像任何人都无法走进他们的二人世界一样,他妒忌得发狂,却没有作出任何的动作,乃至不敢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响,不敢让他们发现了自己,不想自己的爱恋就这样的胎死腹中了,还想掩耳盗铃的安慰自己,或许他们还没有发展到男女朋友的地步,自己还是有机会的。然而他自己却非常的清楚,那样机会甚是渺茫啊,以他们10指相连的情形,他们的关系发展也太快了。蓝辰忍不住唉叹这一见钟情的魅力,为何人家的一见钟情能费吹灰力就可以的实现,而自己的却胎死腹中呢!

再长的路始终是有尽头的,程奕寒不得不停下脚步,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叶妍桐的手。昏黄的灯光照在他们沉静的脸上,谁都没有说话。程奕寒倾身想吻叶妍桐的脸夹,给她一个晚安吻,而叶妍桐刚好准备转身离开,程奕寒的晚安吻就这样泡汤了,他急切的拉住了她的手,改为在她的耳边轻轻的,温柔而期待的:“做我的女朋友?”

呼呼的热气刷过她的耳根,让叶妍桐感觉自己的脸像烧开的滚水一样的烫,心怦怦的乱跳,她不敢回答他,怕自己一开口,自己那颤抖而兴奋的声音泄露了自己的心声,原来自己并不是单恋,他也有一样的感觉。叶妍桐想抽开手,可程奕寒固执的不放开,他一定要得到答案。“咚”的声响,打破了他们的僵持,“12点钟了,程奕寒!你让我回宿舍吧!”叶妍桐清澈的瞳眸在昏黄的夜光下,更加熠熠生光。

程奕寒看得痴呆了,他的手心冒出细小的汗珠,心中那股莫名的躁动愈来愈炙热,他用自己的毅力控制那股躁动,仍旧不愿放开她的手,他盯着她的脸,紧张而坚定的继续追问:“答案?”他的耐心快要用完了,他掩臧住心中的担心,他畏惧她给否定的答案,那样的话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

正在他暗自担心的时时候,叶妍桐腼腆的垂下眼睫小声的:“你不是向张阿姨已经介绍了吗?”说完,不等程奕寒反应过来,撑开了他的手,蹬蹬的跑回了宿舍。

程奕寒张开的手的呆愣姿式维持半天,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叶妍桐已跑得不见人影了。“吔”一股狂喜从天而降,程奕寒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的跳了起来,在那里又蹦又跳好几分钟,才哼着歌快乐如小鸟一样回到了宿舍。

真是天下闻,百事人。有人喜如空中小鸟,有人忧如空中乌云。蓝辰坐在花台上,双手捂着脸,不知在想甚么。隔了好久,他才放开了手,眼中的泪光闪烁,他揉揉眼睛,双手耙了耙那乌黑的头发,柔顺的头发立即乱蓬蓬的了,他一点也没有在意,他现在的心情比那杂乱无章的头发更乱十倍甚至百倍。他正在哀悼他的一见钟情,哀悼他的初恋还没有告白,就被别人捉足先蹬了。

当看见程奕寒倾身的时候,他好嫉妒好想跑过去狠狠的揍他几拳,他攥紧了双拳,猩红的双眼阴霾的盯着那相吻二人,如果不是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他们或许还会深吻下去,他不知道当时的自己还会不会有理智可言,但他知道爱情是没有先来后到的,没有强取豪夺的道理,谁都明白强扭的瓜不甜的。他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放开她还是继续在她的身旁默默的守护着她,他做不了决定。只要1想到,他要放开她,他的心就隐隐的作痛。

蓝辰看了一眼那有点昏黄的宿舍大楼,他不知道叶妍桐住的哪一个宿舍,只是觉得看向那个方向就好像看见了叶妍桐一样,无声的给她道了句晚安,迈着沉重的步子,心情愁闷的回到了他的宿舍,他知道今天自己又是一个无眠夜,从遇见她的那一天,自己就没有好眠过。

黝黑的星空还有那几颗调皮的星星在眨着眼睛,但是刚刚还在这星空下为怀所困的三个年轻人注定今晚是个无眠夜。

叶妍桐说完了那句话,蹬蹬的跑回三楼的宿舍。捧着羞红的脸来到阳台,看着楼下那在又蹦又是跳的高大男孩,不禁有些怀疑,平常寝室的说那个程奕寒学长是他吗?怎样她们说的和自己看到的好像相差十万八千里啊,是她们说的冷漠而从不对哪一个女生主动过的人吗?是那个光用眼神就把那些主动靠近他的女生杀得遍体是伤的吗?你看看,那哼着小曲,走路左摆右晃是那个处事不惊的四大美男之首吗?叶妍桐表示严重的怀疑。叶妍桐看见那高大的身影越行越远,也轻脚轻手去洗澡准备睡觉,教授说明天有一堂实物课,以秋季的休闲服饰为主题,勾画几款男士的设计草图,自己天天都要动打工,心中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构思。叶妍桐洗漱好,躺在床上细细的想着明天的设计构思,可怎样想也无法完全集中,程奕寒那英俊的脸庞总是时不时的显现在脑海里。叶妍桐在床上躺了半天没有一个构思出来,她有点着急了。她有些懊恼的坐了起来,突然灵光一闪,何不以程奕寒为空想模特来设计明天的草图呢?想着程奕寒那标准模特儿身材,英俊的五官,幽黑不可捉摸的双眸,笔挺而修长的双腿,源源不断的构思在叶妍桐的脑海里显现。

叶妍桐怕那构思像昙花一现一样,赶紧起身拿起纸和笔到卫生间画了起来。等一张张草图画完的时候已经将近五点钟了。叶妍桐打着哈欠,忍不住感叹:“程奕寒,你可真是我的救世主啊!”程奕寒要是知道他在她的心目中就那点作用,是否是会气得跳起来杀人呢?

那边一夜无眼程奕寒却在这时无缘无故的打了1人喷嚏。程奕寒不知道数了几千几万的绵羊,却还是没什么效果。谁说数羊有助睡眠,他程奕寒第一个去砍了他,哄谁呀这是?

程奕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叶妍桐的一颦一笑像用刀子刻在脑海里一样,怎样也挥之不去。想着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那清纯孤傲的模样,就深深的触动自己的心。他不理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主动的跟她搭赸。但是她理都没有理他,竟真的拖着大的行李箱往女生宿舍走去。当时的自己气呆了,发誓以后再也不要理她了。可是过了一个多月了,自己从未忘记她的身影,杨硕文说的打赌像一道催化剂一样刺激着他,他不想任何人成为的她的第一,在他没有说出“做他女朋友”之前,他不知道自己的独占欲是为什么,现在他清楚的知道了,他想要她,他想和她在一起,想要真正切切的保护她,拥有她。

程奕寒想着牵着她那小手在小道上慢步的情景,幸福甜蜜的笑出了声。

“奕寒,你在弄什么鬼样,大半夜的在那里傻笑甚么呀?”冷柯睡意朦胧的在被窝里嘀咕:“恋爱中男人都是疯子!”

程奕寒根本不管冷柯说甚么,只是也不再笑出声,渐渐的睡意也慢慢的袭来,他就那样带着那乱七八糟的梦和满足的微笑而沉沉睡去。

两个心心相应的恋人都想着彼此的沉沉睡去了。只有蓝辰那个孤家寡人才是真正的一夜难眠。他想了整整的一个晚上,既然他放不开她的手,那他就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旁。只要她幸福,他就会祝愿她,真正的爱一个人不是要把她牢牢的拴在自己的身旁,而是要让她幸福快乐的生活着那才是真正爱她的表现。

他想的是事实,可是谁又不想相爱的两人长相斯守,白头偕老呢?只有单相思的爱恋才会造就那伟大的胸怀。

蓝辰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她已爱上了程奕寒,而似乎程奕寒也喜欢上了她。他不敢用‘爱’字来说明程奕寒的心思,因为他有一丝的不确定。程奕寒的家势显赫,连校长都要礼让他三分,是最典型的富二代,他很了解像他这种富二代的想法,他是另类不等于程奕寒也跟他一样。

说不定就是由于叶妍桐的那份孤独,激起了他征服欲。

当他的目的到边之后,他就会视之为蝼蚁。

他不希望发生那样的事,因为叶妍桐会爱到伤害。

他东想西想的想了一夜,终于作了决定,他希望程奕寒不要伤害她,不要给他牵叶妍桐的手的机会!

然而世事难料啊!

蓝辰眼睁睁看着窗外发白的天空,天将要亮了,新的一天也要开始了。从今天他的人生计划也该改了。他拾掇起那些愁闷的心情,把对叶妍桐的爱恋深深的埋在心底。他坐起来,伸一个大大的懒腰,起身套了身运动服跑步去了。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演绎新的人生。

本文未完,后续内容请添+关注微信公众号 kanshu39 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135 就可以看到全本书籍

(注意:不是在评论里面回复数字)

威尔刚网购

西地那非国产

viagra批发

标签